首页 >> 广州形状眼镜

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: 第654章君子报仇,从不怕晚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石玉君突然提出要看她带来的药,苏汐若因着刚才腰肢被他扶了,这时候全身都在发颤,回味着刚才的余韵,所以未加思索便从袖子里将那黑的药瓶取了出来。

“就是这个?”石玉君目不转睛的看着苏汐若。

“是……”苏汐若被他盯的有些不自然,害羞似的移开目光。 石玉君面上带笑。

握着马鞭的手却故意一松,马鞭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。

围讽呆号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引得苏汐若向地上看过去。

“公子,您的东西掉了……”她俯身去拾马鞭,起身的时候只觉自己撞到了对方。

只听“咕咚”一声响,那只黑的药瓶掉进了养鱼的水缸里。

“哎呀。 这可糟了!”苏汐若急的叫起来。 石玉君忙叫来府里的下人过来打捞。

“都是妾身不好,撞到了石公子。 ”苏汐若面微红。 “不是你的错,是我刚才没有拿稳。 ”石玉君站在那里看着府里下人打捞药瓶,好像有点心不在焉。 水缸又大又深,两名小厮费了些功夫才将药瓶捞上来,可是瓶口的塞子已经没了。 “公子……”小厮战战兢兢将已经空了的药瓶交到石玉君手上。

石玉君紧绷着脸,一语不发。

苏汐若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,想了想,忽然道。

“石公子先别急,妾身待回去找找看,许是家里还有一瓶。 ”石玉君转向她,“那就麻烦汐若夫人了。

”苏汐若喜滋滋的,急急离了石府,她要去找那街上的叫花子,从他手上再买瓶解药。 苏汐若前头刚走,石玉君便急急回了后宅。 苏白桐正坐在屋里喝茶,只见石玉君从袖子里拿出一只完好的黑药瓶交到她手上。 “小嫂快看看,是不是这个?”苏白桐打开瓶子,闻了闻,又倒出一些放在桌上,“是。 取些温水来,化开后分三次服下。

”一旁服侍丫鬟走过来想要接过药瓶。 却被石玉君拦了。

“还是我去好了。 ”看着石玉君急急带着药进了内室,苏白桐转身问刚才陪石玉君同来的随从,“送药的那人走了吗?”“回王妃,已经离府了。

”“王爷的人跟上去了吗?”苏白桐问。

“跟上了,在府外的人也都跟着了。 ”苏白桐点了点头。

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石玉君才从内室出来,脸上带了喜。 “如何?”苏白桐问。 石玉君拱手施礼:“多亏小嫂,小宛已经醒过来了,就是身子还有些虚……”“不妨事,多调理些日子也就好了。

”苏白桐随手写了个方子交给石玉君。

石玉君接了方子后却不走,站在那里目光暗深,好像在犹豫着什么。

“石公子有话但说无妨。 ”石玉君淡淡一笑,“小嫂应该也知道我这性子,从来没有吃亏了只能忍着的道理,今天要不是为了怕坏了您的事,我就想出手了……”苏白桐轻叹了口气,她哪能不知道石玉君的为人。

他绝对算不上谦谦君子,只要不惹到他,他就会与人以礼相待,但要是让他吃了亏,不管用什么法子,他都会千方百计的讨回来。

“等王爷抓到那卖药的人,石尽管随意好了。 ”苏白桐道。

石玉君打量着苏白桐的神,“小嫂此言当真?”“自然做数。 ”苏白桐站起身,“既然小宛已经没事了,那我先回去了。 ”石玉君亲自派了十来名府里的护卫相送。

苏白桐也没有推辞,先回了绯王府。 石玉君回府后又去后宅看了小宛,见她靠坐在床上吃了些东西,这才完全放下心来。 去了书房找来了身边的几个亲信。 “你们安排下,正月十五时府里设宴,别忘记了,要把曹府的大公子也请来。

”几名亲信听了全都瞪起眼睛,曹府虽然也是西北的大商户,但他们族中却是有着一个令人不齿的秘密。

他们族中的男子最好美,但喜欢的却是那些有夫之妇,而且在床上的手段也令人发指。 石玉君端详着桌上的笔架,悠然道:“那位夫人如此热情的想来送药,我总要回报一二才是。 ”绯王府。 晚膳后凌宵天才带着鬼面他们赶回王府。

一进门凌宵天便嚷着饿。

苏白桐忙命丫鬟摆饭上来,她则跟着他去了净房。 凌宵天脱下的外衣搭在屏风上,衣裳上面隐隐带着血气。 苏白桐伸手将那衣裳拿过来展开,只见衣袖上面沾着点点血痕。 “放心好了,那不是我的血。 ”屏风后面传来凌宵天的声音。

苏白桐暗暗松了口气,转过屏风只见凌宵天笑嘻嘻的靠在浴桶边上朝她笑。

“那人嘴巴硬的很,最后鬼面不得不亲自动手。 ”“你没用我给你的香?”苏白桐诧异道。

她调制的香在审犯人时点了,犯人很容易就会失去自我防范意识。

“点了,不过对那人没用,他的眼睛是瞎的,所以就算你去看了,也看不出什么来。

”凌宵天脸上透出一丝凛冽,刚才还带笑的表情也变得冰冷起来。 对方没有眼睛,苏白桐的阴阳睛便无法看到对方的心里去。

苏白桐挽起袖子取了水舀帮他添热水。 “可问出什么来?”“先吃饭。

”凌宵天避重就轻,一下子从水里站起来,毫不矜持的将自己的身体全都展露出来。

苏白桐吓了一跳,刚想背过脸去却被他拉住了。

“桐桐要去哪?”他的声音里带着调笑的意味,“快来帮我更衣。 ”苏白桐转头想去找刚才站在门口服侍的几个丫鬟,可是这会功夫她们早就跑的没影了。

凌宵天笑的得意,“算她们有眼力。

”苏白桐无奈,只好亲手服侍他穿衣。

好在凌宵天没有再捉弄她,老实的穿了衣裳后便出来吃饭。

用过饭后凌宵天去了东边临窗的炕上歇着,小香狸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也跳上了炕,扯了一只镂空的木铃球抓玩。 屋里顿时响起木铃单调的叮当声。

苏白桐觉出他有心事,也不打扰他,让丫鬟上了茶后便把下人都打发了。 凌宵天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,抬头望向苏白桐。

“你过来陪我坐坐。

”苏白桐脱了鞋子凑过去。 凌宵天伸手环在她的肩头,她只觉得他的手比以往用的力气大了许多,抓得她肩头有些疼。 “果然他们还是不想放过我们……”凌宵天幽幽道,“不管是你的眼睛也好,还是那枚金印……”。

标签:广州形状眼镜,孙小果案知乎,MV拍摄大赛